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卫士风采
字体大小:
一个匿名包裹
发布时间: 2019-04-25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
董主任您帮帮忙,这个月让各家医院多订点我的糖水吧。看着满脸赔笑的刘胖子,我头都大了。

刘胖子是一个药代,做基本药品,代理了几种葡萄糖注射液,俗称糖水,这是医院的常用药。自打我负责基本药品采购审核一年多来,他找我应该有30多次了吧。

我都和你说多少次了,不要再来找我,你们的糖水竞标价太高,我们平台上有同类药品,比你们的便宜的多。我告诉你,基本药物制度出台就是为了减轻患者的负担,让患者用上放心药、平价药。我连请带推的把他拉到办公室外,他见我态度这么坚决,只好悻悻地走了。  

我吐了一口气,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做本季度的药品采购分析报告。

终于做好了,现在实行基本药物制度的医院越来越多,药品采购数据也越来越多,分析起来时间越来越长了。我长长地伸了个懒腰,低头看看电脑上的时间已经7点多了。天黑了,这时肚子叽叽咕咕地响了起来。

已经过饭点了,怎么没人来个电话问我回不回去吃呀,这不正常啊,我拿起手机想看看电话和信息,但是按了两下“home”键都没反应。

唉!看来这手机真的老了,要换了,动不动就没电。我得抓紧回家,说不定老爸老妈还没吃完呢。关了电脑和办公室的灯,正要锁门,一声幽幽的董主任吓了我一跳。都这个点了,谁还没下班呀?手里的钥匙差一点甩了出去,回头一看——刘胖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。

你干嘛?吓死我了!

刘胖子依旧笑嘻嘻:董主任,一起吃晚饭吧,每次请您,不是工作忙就是家里有事,我在您办公室门口等一下午了,今晚有空了吧。

对这个刘胖子,我真的无语了。

下次吧,我爸妈饭都做好了等我回去呢!我急匆匆下楼往车棚去,刘胖子在后面喘着粗气追着说到:我已经听见你说手机没电了,你不要走呀,你就给我个机会吧……”

下次吧。我骑上小电驴直奔回家的方向。阑珊夜色中,我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。

 “小董啊,你等等,有你的快递。数日后的一个早上,刚到单位门口,传达室的老王头就冲着我嚷嚷。

我没买东西呀,就是买了东西,快递也会打电话的呀。

可这包裹上写的就是你嘛!

我疑惑地接过包裹,仔细看了看,这个没有寄货人的匿名包裹里,装的是一部新手机,还是苹果最新款呢。

谁对我这么大方啊!俺姐?还没到我生日呢!爸妈?他们才不会给我买这么贵的手机呢!

这时,一个胖子的身影浮现在我脑海里。

刘经理,你来我办公室一趟。电话里,我就撂下这一句话就挂了。

一个多小时后,一脸笑嘻嘻的刘胖子急匆匆跑到我办公室,董主任,您找我?我们家的糖盐水......”

你有没有给我快递过什么东西?

嘿嘿,手机用的还不错吧?我挑的可是最新款。

刘经理,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?我脸色一变,指着还没拆封的手机大声说道,快把这个手机拿回去,如果以后再这样胡来,根据基药条例,我把你们家的12分一次扣完,清出采购平台!

董主任,不要生气嘛,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见你手机该换了,正好我朋友卖手机,所以就......”

你不拿走,我就去找纪委陈书记,把手机上交给纪委。

别,别,我现在就拿走,不行吗……”一贯笑嘻嘻的刘胖子,现在一点笑容都没了,拿起手机转身就走,嘴里还嘟嘟了几句。

自此以后,只有开药品供货会议时刘胖子才会出现。

又是一年多,我们县的基本药物采购结算工作基本走上正轨,刚好县纪委机构改革,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,巡视巡察、派驻纪检机构两个全覆盖,我有幸成为纪检监察队伍的一员。工作中我在对留置对象进行审查时,经常会想起那个匿名包裹,内心感慨万千:像这样的匿名包裹,击中了多少个原本单位上的骨干和精英啊,我为他们感到惋惜,这些同志往往风华正茂,工作独当一面,但由于思想放松了警惕,三观出了问题,最终倒在了一个个匿名包裹的糖衣炮弹下,给个人、家庭、单位和社会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。唉,一失足往往成千古恨,俗话说得好,莫伸手,伸手必被捉!(董智)
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